Lorraine

捏了只展喵~(猫胡子没地方搁了( ¨̮ )
私心打个鼠猫tag

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‘常识’

哈哈哈哈哈哈哈写个锤子 笑死了

林木晚夕:

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。




1.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,她说,你填你填你填,




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,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!!




然后她直到现在也没来催我更新(凸




我接着说,为了更新我还专门买了山海经拜读



我还给她拍了照片,以示我的刻苦求学




然后我开始回忆




2.当初为了写黑道梗,我专门去问了父亲(医生)




我说人被子弹射中哪个地方当场不会死,而是挣扎15分钟后痛苦死去?




对!我想写受被枪打中苦苦等着攻来救他然后十五分钟回忆他们的生活,最后攻只来得及看他在五米开外咽气的场景!!!




但是我爸怀疑我是神经病。


然后深刻跟我讲解了肺,肺什么壁(我没记住,我就是没记住!!),然后什么隔膜????什么打到什么什么里面,就会什么什么什么????




最后我放弃了那个梗。




3.我还想写医生文就问爸,刚毕业的实习生可以上手术台吗?几年可以堪称专家?你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多少岁?手术刀可以放口袋里吗?爸你会射手术刀吗?




我爸说你有毛病吧?




我不服气,亲自去医院里面观察。




哎哟,医生真是一个比一个……咳,那白大褂质量堪忧,大部分医生穿着丑死了,


啧,最帅的是保安小哥


手术刀你私自拿下手术台那是私吞公家财产,射手术刀…………呵呵




4.后来有了古风梗,


我就专门去了解什么叫连中三元,秀才是什么玩意,殿试基本流程




然后就是几品大臣穿什么颜色的朝服,上面印什么花纹




百夫长如何才能升到大将军,刀枪剑弓戟十八般武艺,




然后每日清晨背一首唐诗,提高自己的文化底蕴


嗯,背到第二天就想死了




5.然后丧尸梗


特意去下载了行尸走肉,看剧还是很愉快的




不过看着看着就吃不下手中的凉皮了




6.后来有了穿越回原始社会的梗




我真的不会做肥皂,而且蘑菇!这个只要回原始社会就会提到的东西!!什么原始人都觉得蘑菇不能吃,主角一回去,朋友们!好看的能吃,不好看的不能吃




我又连忙去百科蘑菇的分类,辣椒长在树上还是地上,花生埋得多深,




如何榨油?


皂角长什么样子?


如何播种小稻?


如何揉面?


如何烧制陶器?


如何制作陷阱?


如何叉猹?


如何偷瓜?




算了,写个锤子,随风飘散吧脑洞




7.很长一段时间想写民国,抗日战争,内战的团长,政委,军阀,作家……




然后发现并分不清卢沟桥、泸定桥???




顺便清末的梁启超说过国家之主人为谁?即一国之民是也这句话吗?




百团大战?淞沪战争?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


智取威虎山????




8.也许写写古代宫廷比较好,再来个架空神仙老子都管不了你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皇帝每天忙得要死要活的!!!哪里有空谈恋爱啊!!!


等下,将军和宰相好起来了的话,皇帝会不会觉得危险然后砍头?




这不重要!!!




突然想写诸葛亮舌战群儒,不对,男主在朝堂之上,被一群猛汉围攻,气定神闲,坚持变法改革,为民众利益!!!




等下,舌战内容是什么?


古代都是怎么说话的?你好我是大锤子,汝??吾乃?臣是?微臣来自东土大唐???




等下,变法都是什么内容?




等下,发生旱情了,应该做什么?皇帝派谁下去?拨多少银两?




让我查查古代货币体系,职权体系…………再查一下中国地图,哪地方容易发生旱情,涝灾,民众又会往哪里跑……然后治理怎么治理……




啊,我觉得我都搞清楚之后可以直接上书中X海,发表我的国事见解




可是我搞不清楚……我想死




9.然后之前提到的这位太太,她跟我说,她也想开个新坑




最近一直在查资料,了解背景知识,然后还给我发了一张图






哦豁,厉害了我的哥。

夏令

私设很多的现代pa

大写的OOC

小写的ooc

慎入

01

高三生有单独校区,紧挨着操场。校方时间安排表出来后,宋岚发现七点必须得到教室,不得不把晨跑的时间安排在了晚修之后。
当补课结束,正式进入高三修罗期的第一天晚上,宋岚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地跑了半个小时,正准备停下来时,看见有个挺拔的身影从教学楼慢慢走下来,逆着光,只能看清模糊的身体轮廓。

 

但宋岚就是暗暗觉着那是晓星尘。

 

宋岚慢慢放慢跑步的速度,计算好着时间等待着那个身影走近。

三、二、一。
果然是他,宋岚无意识握紧的拳头松了下来。

当宋岚开口邀请晓星尘和他一起跑步时,晓星尘其实是有些惊讶的——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周,况且宋岚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,话少清傲,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。但当时他也没犹豫,像个得了意外糖果般的孩子笑了起来,清亮的眸子好似在发光。

“好呀。”

 

 

02

他俩跑步时极少开口说话,听着对方规律而有节奏的呼吸声,在昏暗的光线中一圈又一圈地挥洒汗水。

教导处主任似乎总是闲的没事儿做,晚修之后便有俩打了手电筒的保卫员在空荡荡的操场上巡逻。小道消息说是来逮那些高三还在冒着险谈恋爱的小情侣的,据说还收获颇丰。

 

有一天晓星尘跑着跑着突然就开始笑,宋岚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发现远处走过去的正是一前一后打着手电巡逻的保卫员。

“你看这里光线这么暗,他们会不会隔得远,没看清就以为咱俩是情侣。”说完自己却先没忍住,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。

 

宋岚闻言却愣住了,脚步一顿,不觉地停了下来。

他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自己从未发觉的东西,被触动了。

 

晓星尘望着突然落在后面的宋岚,还眨巴着眼正在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,却突然被宋岚拉住手腕,朝着操场的另一边飞奔起来。

晓星尘来不及想什么,也不想挣脱开宋岚攥住他的手,下意识地跟着宋岚跑起来。夏天的夜晚风总是很温柔,带着潮湿气味在他的耳边猎猎作响。

 

 

操场的西边有处不起眼的角落,散落着几个被遗忘的单杠,周围还有几棵不算高的树木作为掩护。

宋岚单手抓着晓星尘的肩,将他抵在背后的石墙上。石墙年久失修,似乎有点脏,上面还附着些混着石粒的青苔。但宋岚此刻顾不了这么多了。

操场面积太大,路灯明显不够,只有边上一个高高的灯塔发出并不耀眼的光。晓星尘觉得此时此刻所有的光都聚在宋岚的眼里,闪闪发亮。

 

晓星尘的唇尝起来和他想象中的一样,温凉的,软软的。宋岚呼吸急促,心跳快的让他快要按捺不住,手也不受控制地朝晓星尘的后腰胡乱摸索着。

晓星尘突然想起当年阿箐非要让他陪着看的那些爱情片里面,被刻意放慢了的接吻片段。

他现在只想把他整个身体,从头到脚全部奉献给他。

 

 

03

不知不觉便入了盛夏。
午休时的教室格外安静,文科A班大多数的孩子都会趁着午休时间在教室里复习书本。落了灰的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在不停地咯吱咯吱响,搅动这一教室里粘稠的空气。
晓星尘刚刚从短暂的午睡中清醒过来,舒缓了一下被压的有些发麻的胳膊,正侧头想问旁边女生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却发现桌子斜上方放了一杯果茶。

谁放在这儿的?

正想开口问,坐他旁边的女生看他醒过来了,眨眨眼开口道:“喏,你家宋岚刚刚过来给你的。”
晓星尘被女生对宋岚的这一称呼逗笑了:“什么叫我家的?”
女生撇撇嘴,怕打扰到正在午休的其他人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还记得上次他来的时候我正坐你对面在问你题吗?当时我一抬头,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口看我的眼神——啧,吓得我题都不敢问了。”
晓星尘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的情景,不由得笑出声:“子琛他平日就是这样,不用太在意,其实他还是很温柔的。”
“狗男男,秀恩爱。”女生翻着白眼点评了一句,低头继续做题。

晓星尘回过头,去看那杯放在桌子上半透明的柠檬绿,片状的柠檬混合着浅绿芦荟在冰凉水里沉沉浮浮,在这闷热夏季里显得格外清凉。杯子下面垫了张被叠起来的方方正正的纸,以防冒着冷气的水珠低落下来打湿他桌上的卷子。

晓星尘一边将中性笔杆里用完的笔芯换下来,一边压制住不经意间上扬的嘴角。

 

 

04

拿到位于同一所城市的大学的通知书时,两人在学校的操场上默默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晓星尘侧头想问宋岚:“当时你才和我认识没多久,怎么会让我和你一起跑步?”但他瞥见宋岚侧面似乎聚着有星光的眼睫毛时,突然就不想开口了。

就是这么奇妙--有的人你认识了十多年,相处的时候依旧是客客气气,礼貌而疏远。但有的人你才接触不久,却好似你们从前世就开始有了羁绊,早已并肩一生。
宋岚握紧了攥着晓星尘的手,将空了的易拉罐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。

 

夏天依旧闷热。

—完—

写出来的故事和想写的完全不一样:)